居住空间的需求

256 views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对人口稠密度这回事的要求有所提升呢?来大城市生活了10多年,从一个大概200多平方呎自住的家庭租房搬到和女友共同拥有的一个807方呎二房式公寓,我还是坚持生活在我觉得舒适的八打灵再也地区,而PJ土生土长的女友更是一直以来贯彻她的“生是PJ人,死是PJ鬼“的精神,连找工也重来未冲出以Taman Megah为中心点方圆5公里以外工作地点。多年来,没有任何念头驱使我们搬离这个拥有所有基本设施,四通八达,最重要就是充满美食的 PJ。

三年前,我们结婚了。按照华人的传统思想,结婚了就是需要置产,建立自己的家庭。照理说,我没有这方面的压力,因为我们也已经搬进这间共同拥有的二房式公寓一段时间了,除了主卧房拿来睡觉,客厅厨房拿来做平时的活动据点之外,我还有一间空置的客房拿来储存我那被老婆说碍位的模型和我老婆那被我说多余的手袋。这个面积的空间对于懒惰打扫家里的我来说是恰到好处,不多也不少。私人空间是足够了,但是别忘了,人是群体动物,需要公共空间。在这个不到2.5英亩的空地上,发展商建了356间单位,如果以平均每户有三个人口来计算,我们其实每人才拥有101平方英尺。所以一直以来,除了工作,出门以外,我们多数的时间都是待在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内,甚少享受这拥挤的公共空间。

以上,驱使了我们想要从高密度的公寓搬到低密度的有地房产了。当你有买房产的念头时,通常会先列出你的优先条件。而我们的目标明确,就是要物色所谓的有地房产(Landed Property) 。再来就是马来西亚的治安考量,我们只要围篱保安式的社区(Gated & Guarded Community)。然后依照我们的理念就是决不搬离PJ。有了这三点的明确目标我们就开始物色产业。可是很快的我们就马上要向现实低头,就是以我们的预算在 PJ是找不到符合第一点和第二点的产业的。当时连30年龄以​​上的双层排屋都已经在一百万以上,符合预算的则没有围篱和保安。所以我们不得不把第三点目标剔除掉,向现实低头,粉碎我老婆“生是PJ人,死是PJ鬼”的精神。

剔除了一定要在PJ 住的理念后,我们的选择突然多了起来,可是我们还是很有默契的把目标都锁定在PJ 以北的地区。首先,我们先看了离我们最近的Elmina City。 2,700英亩的城市发展,永久地契,还有一大片的绿地,很符合我们的要求,而且价钱也在我们可负担的范围内,在发展商的促销中心内听着销售员滔滔不绝地介绍我们户型和城市的未来发展时,说真的我就有那么一股冲动想放下定金了。最后,理智还是把我拉回来说先看看示范屋,但是被告知没示范屋可以看,我们只可以参考一户刚刚建成的户型,用料是一样,只是这是比较大的superlink 户型,我看中的(可以负担的)是22′ x 75′ 的普通户型。参观了示范屋后,心里那股想付订金的冲动依然存在,因为整间示范屋的室内装潢恰好符合我理想中的dream house。但是我要再清醒我此时想买产业的目的不是因为我不满足于我的私人空间,而是我要更空旷的公共空间,于是我就驱车到整个城市项目的市中心和中心公园。就因为当时它们市中心的商业活动并不是那么吸引我,于是我保留了我对这个选项的看法。

第二天,我们就驱车到比Elmina City 更西北方的 Eco Grandeur。身为马来西亚房产业领导者的Eco World果然没让我失望,从设计,城镇策划到最贴近消费者的服务质素都是我遇过中最好的。当然,这些最终也会反映在价钱上。当时的Eco Grandeur才推出整个城镇的第一期项目,价钱自然会是整个项目最便宜的。而且一路上可以看到不 而知,十年后的这里绝对有潜力成为另一个setia alam。可是无论价钱如何吸引,前景如何看好,可是当我google map 计算下我每日来回办公室已经超过100公里了。于是也放弃了这个选项。

隔了一个星期,我们继续物色着新的城镇发展项目,来到了 Gamuda Garden。当时这里没有商店,没有公园,只是毗邻着一个马来乡村。凭着几幅3D绘图,几款示范单位,我们竟然就给了订金。看回之前看过的项目,这个也不是特别地便宜,但是为什么我们都会选择这个项目呢?没什么,靠的就是美好的幻想。购买过程我暂时省略,就这样三年过去了,我们在过去的11月拿了钥匙,开始物色着我们的室内装潢师。这个将会是接下来的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