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恰如其分,是一种顶级的情商

129 views
做人恰如其分,是一种顶级的情商。
做人恰如其分,是一种顶级的情商。

《一代宗师》里有句台词:

“做羹要讲究火候。火候不到,众口难调,火候过了,事情就焦”。

火候,是烹饪之道,更是做人之道。

做人像烹饪一样,都要讲究一个“度”,这个“度”就是我们常说的分寸感。

分寸感,是一个人最高级的修养。

正如周国平老师说的:

“出言有尺,嬉闹有度,做事有余,懂分寸,知进退,大家才能过得舒心。”

01出言有尺

说话是一门艺术。会说话,是本事;懂沉默,则是一个人的修养。

情景喜剧《宋飞正传》里,有一个叫乔治的人,平时很喜欢说话,而且是不分场合地滔滔不绝,周围伙伴们都很讨厌他。

有一次,他参加养老院的志愿活动时,发现了一位丧偶的老人,每天都很快乐。

在人们的印象里,丧偶何其痛苦,有人终其一生都在丧偶中无法得到纾解。

按说,作为志愿者,了解实情后,本应该对此避而不谈。

然而乔治很好奇老人的好心态,便一直追问:

你害怕吗?你知道自己活不了几年了吧?你离死亡这么近,怎么能不害怕呢?你心里一定很痛苦吧?

最后老人忍无可忍,怒吼道:“滚”。

乔治一直咄咄逼人地追问,言语中的犀利和刻薄展露无遗,这对于一个丧偶的老人来说何其残忍!

这些言语就像一把利刃,一刀一刀地凌迟老人的内心。

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而不断刺探别人内心深处最痛的那一处角落。这无疑是最伤人的一把利剑。

而脾气再好的人,也不想让人窥探内心的痛楚,不想剥开自己的伤痕,给别人看自己鲜血淋淋的一面。

乔治的犀利言语,无情地剥开了老人内心深处最坚硬的铠甲,让老人不得不正视内心的痛楚。

言语可以像母亲温柔的手,抚平内心的伤痛;也可以像一把锋利的剑,无情地刺伤别人。

正所谓“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

言语之间,少些犀利,多些善意,即使对别人的仁慈,也是对自己的尊重。 

所谓分寸,就是出言有尺,该说时好好说,不该说时便适当沉默。

和出言有尺的人在一起,才会感觉舒服!


02嬉闹有度

日常生活中,我们常常用开玩笑的方式来调节气氛。

众所周知,著名画家张大千是个非常爱开玩笑的人。

他幽默又不失礼节,能够把握恰到好处的分寸感,相处起来,让人特别舒服。

抗战胜利后,张大千打算从上海返回四川老家。

他的学生特意设宴为其饯行,并邀请了京剧艺术家梅兰芳和多名社会名流。

宴会开始后,由于现场都是“大咖”,气氛就变得很微妙。

大家都只干坐着,不交谈,生怕说错话。

张大千见状,为了缓解现场尴尬的气氛,他起身向梅兰芳敬酒。

“梅先生,你是君子,我是小人,我先敬你一杯。”

梅兰芳和众宾客听完就懵了,疑惑地看着他。

张大千含笑解释道:“君子动手,小人动口,你是君子,唱戏动口,我是小人,画画动手。”

大家听后哄堂大笑。

张大千凭借幽默的语言,化解了尴尬气氛,学生也长舒一口气,向他投去了钦佩的眼神。

张大千用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轻而易举地化解了尴尬,调节了气氛,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然而,有些人在开玩笑时,没有把握好尺度,在不经意间便会伤害到别人。

有人曾经总结过开玩笑不能触碰的三条红线:

不拿对方的身体缺陷开玩笑;

不拿对方的私事开玩笑;

不拿对方的亲人开玩笑。

不随意地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是一个人最高级的修养。

一个人对待玩笑的分寸感,往往能够看出他的人品。

作家爱默生曾说过这样一段话:

同人开玩笑务必要掌握分寸感。适当的幽默玩笑就如同饭里的佐料一样,可以让我们的生活更加的轻松和愉悦。

然而,过量的或者不适当的佐料却会糟蹋掉一顿美餐。

深以为然。

能忍住自己的口舌之欲,不揭人伤疤,才是最高级的修养。


03做事有余

凡事都有一定的标准尺度,切勿操之过急,急了会陷入沼泽之地,无法自拔。

看过《射雕英雄传》的人,都知道有一门武功,叫九阴真经。

这武功,练对了,就是一代宗师;练错了,就是人鬼不分。

当时,梅超风急于求成,曲解九阴真经练习精髓,借霜毒助长,最后不仅步入邪魔歪道,下场也很凄惨。

而郭靖,静心研读经文心诀,一步一个脚印,最终练就上乘功夫,扶危济贫,成为一代武林高手。

梅超风就是因为没有把握好练功的尺度,操之过急,反受其害。

而郭靖时刻谨记练功的标准,最终成为一代高手。

标准尺度不仅是做人的标准,也是做事的准则。

曾在《分寸:做人的火候和办事的尺度》一书中看过这样一个故事:

唐顺宗在做太子时,曾豪言壮语,慨然以天下为己任。他曾对东宫幕僚说:“我要竭尽全力,向父皇进言革除弊政的计划!”

他的幕僚告诫他:

作为太子,首先要尽孝道,多向父皇请安,问起居饮食冷暖之事,不宜多言国事。

况且改革一事又属当前的敏感问题,如若过分热心,别人会以为你争名夺利,招揽人心。

如果陛下因此而疑忌于你,你将何以自明?

太子一改往日的作风,变得顺从温良,直到德宗薨逝,顺宗继位,方才进行改革。

而隋炀帝的太子杨昭却处处昭显自己的才德,甚至在一次打猎时,向没有打到猎物的隋炀帝炫耀猎物,最终被隋炀帝寻了个罪名给废了。

唐顺宗正是因为藏起锋芒,把握好了做为太子的分寸,处处避让,终成正果;

而杨昭则因没有把握好“度”,最终丢掉了太子的身份。

现实生活中,因没有把握好分寸而丢掉工作的人比比皆是,和没有分寸感的人在一起,只会令人厌烦,而反之,则令人舒适。

做人恰如其分,是一种顶级的情商。

交谈时,少些犀利,多些善意;嬉闹时,少些轻浮,多些尊重;做事时,少些急躁,多些留白。

愿你余生,话不说尽,事不做绝,凡事有度。

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再也不想取悦谁了。无论你有多周全,也取悦不了所有的人。你只管做好自己,才会有人爱真实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