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职一年不上班,生活会变得怎么样?网友分享各自的经验

616 views
辞职一年的生活_okjer.com
辞职一年的生活

大家都好奇辞职一年不上班到底会是怎么样的生活,小编在网上找了两个实际故事。问这两位网友关于辞职一年的一些感受,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说,“唯一后悔的,就是没有早点开始”。

如果我们长时间地不上班了,生活会变得怎么样?
gap year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概念,很多人会选择完成学业之后、迈向职场之前,给自己一年时间来做想做的事,完成一个人生状态的过渡。现在,这个「间隔」可能发生在人生的任何阶段。那些长时间没有上班的年轻人,他们又究竟在做些什么。

辞职一年的生活_okjer.com

「最大的感受就是,人应该要工作,但可以不上班」 前年,我供职的公司被某家大厂收购,我被动地成为了所谓的大厂员工。 先是开始空降领导,后是加班开始变多,令人沮丧的是,在大厂,许多项目没头没尾。很多努力被白费,虽然大厂听起来更光鲜一些,但我的感觉并不好。

辞职一年的生活_okjer.com
图片来源:日剧《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

于是我辞职了,在人们广泛讨论「内卷」的去年。走的时候是8月,走之前,顺手买了个随心飞。第一站和朋友约了去贵阳,西南城市的天黑得晚,当地人爱玩会玩,吃夜宵、喝酒、蹦迪、打架到半夜一两点。 

那时候开始,我就已经决定了,接下来至少一年的时间,我都不会再去上班了。 

之后我跟着随心飞去了很多地方,没什么特别的计划,看到哪里有票就去哪里。比起其他「社畜」,我也不需要卡着周末的点,反复对比时间和旅途的性价比。我想去的地方,基本都去了。 

我去呼伦贝尔看了草原、火山和森林,去敦煌看了沙漠,去成都吃了火锅,在阿坝吃了五彩池的泉水做的自热米饭、去东北看了雾凇,也去海南学了冲浪。 

这些旅途多数情况下都是独自一人。我之前独自旅行的经验很少,毕业后工作的四年里,我赚了一些钱,但是年假每年都用不完。作为一个程序员,工作一旦上了节奏,就很难从那个节奏里脱身出来了。 

当然,能gap这么久,主要的底气来自前些年的积蓄。我是上海土著,不用为车房户口担忧。工资在同龄人里本来就算是不错,再加上这几年一直住在家里,生活开销很小。我在离职前算了一下,如果不挥霍的话,这几年里的存款差不多够我花个十几二十年了——我感觉我可以放心地去玩一阵子了。 

我知道这是我自己很幸运的地方,我昔日大厂的同事,很多人的工资、职级都比我高很多。他们偶尔也会表示对我现在游山玩水表示羡慕,但同样的决定对他们来说会难做很多。他们需要买房、需要安定下来、需要养家糊口。所以我也不会劝任何人做跟我同样的选择。每个人的生活千差万别。 

gap这段时间,最重要的收获是,我终于开始开发一款属于自己的app。

辞职一年的生活_okjer.com

我觉得这可能是每个程序员都会有的理想吧,尤其是有过大厂经历的程序员,「螺丝钉」的感觉往往特别强。而自己开发app,则完全是自己在创造一个作品,这个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开发的app是健身类的,在力量训练时,可以辅助计算杠铃片的组装方案。做这个app的契机是因为我在gap期间开始健身了。巧合的是,我的教练也是曾经的大厂员工,受不了高压跳出来转行做了教练,我们就开始讨论,是否可以一起做一款app。 

现在我每天大概有起码四小时的时间用在开发app这件事上,回想以前每天上班,有效的工作时间都未必有这么久。我不会睡懒觉,生活作息也很健康。有时候干到兴起,做到深夜也很常见——完全没有以前加班时候痛苦的感觉。我在做一个「自己的东西」,这种感觉非常强烈地推着我往前走。

我觉得人是应该要工作、要创造的,但就我自己的情况来说,不一定要上班。 这一年,我也看到自己的前司越来越「卷」。996逐渐变成一种常态,空降的领导也越来越多,前同事们很忙,看上去都不太快乐。这种时候,我还蛮庆幸自己跳出来了。 这款app已经上架了,目前来说没有任何营收,但这也没有挫败我。我已经把它做出来了,我还可以持续地完善它,这对我来说已经够了。

辞职一年的生活_okjer.com

「那两年亏掉了我半套房子,但是我过得非常快乐」
我gap了蛮久,如果以「离开职场」的时刻来计的话,到现在也差不多有三四年的时间。最近一个月我才重新回去上班了。 

gap之前我是华为驻海外的,在美洲工作了三年。因为时差的缘故,需要兼顾两边的业务,每天的工作时间都非常长。人在异国他乡,生活被工作充斥,社交圈子基本上也只有同事。辛苦自不用说,也会感觉到孤独。当然了,薪资水平真的蛮高的,年薪大概一度接近百万。所以回国之后我就辞职了。当时只是想休息一段时间,但没有想到会休息这么久。 

17年的时候,我从北京搬到了上海,大概有半年的时间都在寻觅,自己到底要做什么。

这段时间我没闲着,学了品酒、法餐和烘豆,中间也参与了一些公益项目。下一个阶段的事情也因为这段时间变得顺理成章了。 

我在浦东开了一家公益咖啡馆,请的工作人员都是聋哑人。这件事真的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快乐,我喜欢公益的元素、喜欢做饮品、喜欢和同频率的人构建联结。经营咖啡馆的那两年,我享受着这一切,因为是公益咖啡馆,也常有公益机构来拜访、做活动,因此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虽然开店也非常辛苦,但每天都很开心。 但因为地段等等缘故,咖啡馆一直在亏钱,最后差不多亏掉了我半套房子的钱。经济方面的压力是现实的问题,最后不得不关店了。 关店是在19年,但我仍然没有想去上班。我不想回到原来的行业,而且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我的终极使命会是什么? 

那段时间,我几乎期待着自己某天可以直接被使命和意义砸中,就可以心无旁骛地奔赴过去。但没有这么幸运,我还是只能一边学习新东西、一边继续寻觅。虽然不上班,但是生活很规律也很充实,我会给自己定一些目标。比如一周会去上几次舞蹈课、几次瑜伽课;比如每周需要完成多少理财课时的学习。所以很多人担心的「和社会脱节」的问题在我身上并不存在。 

钱的问题也没有带来太多的焦虑感。有些人的底线可能比较高,必须要有个几百万的存款才能安心休息;我gap之前也没想过,自己的底线其实可以一降再降。 

我总觉得,自己要是想去赚钱,就总能赚得到钱,最不济,老家还有房子可以住——我既然总还有地方可以住,好像就不是特别的担心。 

就这么又过了一年多的时间,我开始觉得,意义和使命不能光靠自己寻觅,是需要在实践里找到的。所以最近我才找到了一个公益组织的工作。薪资当然和过去不能同日而语,每个月一万多,而且也并不似我想象中清闲,忙起来也经常需要加班。这肯定也不是一个最终的解答,只是一个阶段性的探索,仅此而已。 但我现在好像也不那么纠结终极意义和使命了,我只想关注当下,做当下想做的事情,这样就好了吧。